2020.12.10

国家之间送什么礼物好?“国礼马”向世人展示最高礼遇

马是草原上纵情驰骋的精灵,马是战场上奋勇向前的翅膀。

 

图片

 

纵观人类历史,马是人类最忠实的朋友,马的速度和力量给了人类战胜敌人、战胜自我的力量;马的优美柔顺给了人类生活的安全和温暖。
 

随着时间推移,马匹役用的功能逐渐淡化,而将马作为“国礼”进行馈赠的习惯,却作为全世界通行的崇高礼仪流传到现在。

 
 

奥斯曼帝国时期的国礼马

 
 
15世纪,奥斯曼帝国横空崛起,奥斯曼继承了突厥文化“礼尚往来”和“独重马匹”的传统,将自己御用马厩中的现役战马当作“国礼”,赠送给其它国家元首,以示友好。
 
图片
盛极一时的奥斯曼帝国横跨亚非欧三个大陆
 
由于奉行“远交近攻”的战略,和奥斯曼帝国并不接壤的法国成为其礼尚往来最密切的对象,以至于法国御林军的马厩中充斥着土耳其战马。
 
对于奥斯曼的这种习俗,法国国王亨利四世十分欣赏,就有样学样,同样用自己御林军马厩中的现役战马回赠奥斯曼苏丹。这一习俗很快得到各国的仿效,风靡欧洲。
 
图片
 

十五世纪,赠送战马的习俗风靡欧洲

 
 

拿破仑时期的国礼马

 
 

图片

拿破仑和他的战马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波旁王朝被推翻,几经折腾后拿破仑取而代之。拿破仑同样热爱“国礼马”,出于集中精力对付欧洲主要敌人的目的,他和奥斯曼帝国努力维持友好关系,双方的马匹互赠到了家常便饭的地步。

 

炮兵军官出身的拿破仑对马有特殊的感情,有一匹名叫“勒维吉尔”(Le Vizir)的“奥斯曼国礼马”几乎与他形影不离。
 

图片

“勒维吉尔”标本,现收藏于巴黎残老军人院

 

直到近现代,法国仍然是欧洲的“大户”。奥朗德总统执政时期,阿尔及利亚赠送法国两匹马、一头骆驼。马里的廷巴克图市为感谢法国出兵帮助驱逐恐怖分子而打算馈赠骏马,但被马克龙出于敏感性原因谢绝了。

 
 

中国受赠的国礼马

 
 
 
法国
 
2018年1月8日,法国总统马克龙访问中国,带来一件特别的“国礼”:退役于法国国民警卫队的8岁成年公马——“维苏威火山”(Vésuve de Brekka),随同马匹馈赠的包括1874年制式骑兵剑(刻着法兰西共和国总统马克龙-北京-2018年1月),以及专用马具。

 

 

图片

骏马“维苏威火山”(Vésuve de Brekka)
 

“维苏威火山”原本是私人饲养,它出生于2009610日,3岁时被法国共和国卫队购买,20171111日完成最后一次香榭丽舍大街总统护卫任务,后退役。

 

通常共和国卫队军马的服役时间是15年,3岁马的肩高不能低于166厘米,色彩限定为栗色、海湾灰或灰色。

 

图片

法国共和国卫队中的马队
 

一般而言,接待外国贵宾的最高礼节就是派出“马队”,法国共和国卫队历史悠久,用这个光荣部队的军马作礼物,对中国是一种敬意。

 

同时,马是古丝绸之路上重要的交通工具,马克龙以马相赠的深意正在于此,从终点到起点,以马连接,代表着法国与中国的外交合作,以及对“一带一路”的期盼。

 
 
蒙古国
 

2014年8月,时任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向我国领导人赠送了两匹蒙古马,两匹马分别取名“阿尔泰”和“克鲁伦”,寓意中蒙两国山水相连、睦邻友好。

 

图片
 

随后,中国对蒙最大陆路口岸——二连口岸通过无偿援助贸易方式报关进口了这两匹蒙古马,阿尔泰和克鲁伦来到中国,开启了它们新生活。 

 
图片

 

“阿尔泰”和“克鲁伦”,现饲养于中国农业发展集团天津武清基地。

 
 
土库曼斯坦
 

 向最亲密和尊贵的朋友及外国领导人赠送阿哈尔捷金马,是土库曼人千年来一直保留的传统。土库曼斯坦独立后,曾向欧亚国家首脑赠送阿哈尔捷金马,包括法国前总统密特朗、俄罗斯前总统叶利钦和现任总统普京。

 

2014年5月,时任土库曼斯坦总统的别尔德穆哈梅多夫访华,他赠与中国一匹“一蹄踏雪”的金马,金色是汗血马独有的颜色。

 

图片

“一蹄踏雪”汗血宝马
 

这匹马头颅清秀,脖颈很长,身体姿态优雅,协调性和平衡性好,时值中国农历马年,马年送马,包含了中国传统文化语境中最美好的祝愿。

 

在此之前,已经有两匹赫赫有名的汗血宝马于2002和2006年作为国礼远离故土来到中国,分别叫“阿赫达什”、“阿尔喀达葛”,饲养于天津武清区的国家汗血宝马中心。

 

马在世界文化中都有美好积极的寓意,尤其在中国有着马到成功、一马当先、龙马精神的美好含义。毫无疑问,将马作为国礼相赠,代表了人类对这种生灵的最高敬意。中蕴马业也将会持续在马产业耕耘,让每一匹马都发挥出最大的价值。